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明创建 > 文明村镇

茗山迈出绿色转型生态步伐

发布时间:2017-12-04  来源:今日大冶

  茗山乡是有名的花炮之乡,鼎盛时期,花炮产业占湖北省花炮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一。因此,茗山乡曾被称为湖北“小浏阳”。 

  近年来,大冶市坚持“一优三化”战略,持续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大力发展生态产业,力求从“经济百强”转变到“绿色百强”。昔日辉煌的茗山花炮产业,也逐步开启转型之路,14家花炮企业逐步关停,一批生态、环保、绿色的企业落户茗山。 

 

  茗山乡玫瑰花基地 

  “独占鳌头” 花炮曾是村民致富希望 

  与邻近的乡镇不同,茗山乡资源匮乏,没有矿产、没有企业,乡里老百姓靠天吃饭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 

  穷则思变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当地村民学习制作鞭炮技术,并创办了茗山第一个花炮厂——朱山花炮厂。虽然当时只有鞭炮一个品种,但一年下来,产值有一万多元。对困苦的村民来说,这是改变贫困命运的希望。 

  此后,越来越多的村民学习制作鞭炮技术,办起鞭炮厂。茗山烟花爆竹加工作坊如雨后春笋,“前厅吃饭、后屋做鞭”的情景比比皆是。一些孩子放学回家,便帮着大人插鞭炮引线。 

  到了八九十年代,茗山乡的花炮厂数量达到一百多家。靠着鞭炮,一些村民摆脱了贫困。 

  进入新世纪,小作坊开始退出历史舞台,村民们开始抱团取暖。以村为单位形成的烟花爆竹厂涌现,规模变大,花炮品类逐渐增多。 

  后来,几经规范整合,全乡留存14家花炮企业,年总产值上亿元,吸纳就业6000余人,茗山花炮一度畅销广东、安徽、河南等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。 

  “壮士断腕” 花炮之乡开启转型之路 

  今年4月,随着挖掘机挥舞铲斗,朱山花炮厂一栋栋厂房轰然倒塌,茗山花炮产业开启“壮士断腕”的转型之路。 

  仿佛是历史的轮回,朱山花炮厂曾是茗山第一家建立的花炮厂,现在又是第一家拆除的烟花爆竹企业。 

  看着断壁残垣,57岁的张联明思绪万千。朱山花炮厂曾是他亲手建起来的,自打他担任朱山村村支书起,厂子就交由其子打理。“这些年来,我天天像睡在火药桶上一样,厂子拆了,今后就可以安心睡觉了!”花炮厂被拆除,尽管有些不舍,但他也想得开。 

  作为茗山乡曾经的支柱产业,美丽的烟花下,也引发了不少安全事故。 

  2006年底,村民尹维新扫地时不慎引起火星,导致其二弟堆放在作坊里的花炮爆炸,两个帮工被炸死。担心受怕的二弟自缢身亡,留下一双嗷嗷待哺的儿女。那时,每年都发生事故、都有死伤。 

  “随着许多城市开始禁鞭,花炮已是夕阳产业。”张联明说,曾经红火的花炮生意一年不如一年,生态环保是大势所趋,转型势在必行。 

  “腾笼换鸟” 吸引环保项目落地生根 

  今年1月,大冶市成立烟花爆竹企业转型退出领导小组,采取一个工厂一个包保专班方式,进驻14家烟花爆竹企业,并建立奖励机制,从外地聘请第三方评估公司,对拆除企业进行资产评估,发放奖励资金,引导花炮企业有序退出。 

  花炮厂虽然关停,但土地不能闲置浪费。在选择什么样的企业的问题上,茗山乡形成一致共识:坚决不要污染企业,只要绿色、生态、环保项目。 

  今年初,茗山乡招商引资专班分赴北京、河南等地实地考察,与在外闯荡的茗山企业家接触,吸引他们返乡投资。同时,乡政府鼓励花炮企业自主转型。 

  14家烟花爆竹企业顺利腾退,为茗山乡招商引资提供了发展空间,吸引了像黄云南那样在外打拼的茗山企业家。 

  黄云南是茗山乡黄湾村人,他是村里的“打工偶像”。上世纪90年代,黄云南只身闯荡广东,从一个打工仔,逐步成长为企业家。今年4月,回乡省亲的黄云南决定,回家乡办企业,新公司选址选在原祥发花炮厂的厂址。 

  截至目前,已有5个关停的花炮厂场地被利用起来,转型成新型环保企业。